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逍遥派 > 第1699章 漩涡
  “小子,准备开始了,不管如何,你也得坚持半个时辰,若是半个时辰都无法坚持,那只有死路一条。”祝老头朝着黄逍喊道。

  黄逍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他也是没有把握在邪气被激发后能够坚持半个时辰,不过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希望我的‘不灭真气’能够坚持下来吧!”黄逍心中暗暗道。

  “来吧!”黄逍喊了一声道。

  三个老头互相微微点了点头,身上便散发出了一股凌厉的气息,那是庞大无比的邪功气息。

  随着他们的真气涌入手中的仿刀后,那仿刀刀身上邪大盛,然后三人轻喝一声,迅速同时将仿刀插入孔槽之中。

  那些漆黑的阵法物件同时黑芒大盛,地面上的阵法划痕也受到了感应。

  阵法瞬间被激发,水池中的池水翻腾,黄逍能够感觉到水底的邪气变得越来越强大,疯狂的撕扯着他的血肉。

  “不灭真气!”黄逍疯狂运转自己的‘不灭真气’借此来修复自己受损的血肉。

  当黄逍在拼命修复血肉的时候,池水的疯狂涌动渐渐发生了变化。

  池水以黄逍为中心开始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而黄逍处在水池的中央,渐渐的往下沉去。

  就在三个老头激发阵法想要送黄逍出去的时候,外面的邪水域同样聚集了不少的人。

  “这样行不行?”在岸上的一处凸起的小土坡上站着两个头发半白的老头,他们的双眼紧紧盯着前面的邪水域水面,其中一人问边上一人道。

  “不管行不行,那也得试试嘛。”另外一人从邪水域方向收回了目光,说道。

  夜色下,在邪水域周围有不少的人影在晃动,这些人不断的往水中投入一些东西,源源不断的样子。

  水中传来了扑通,哗啦啦啦的响声,这是那些东西落入邪水域中发出的声响。

  “是啊,还得试试。只是这试试代价何其大啊,你我两家不知道收集了多少年,才能勉强尝试一次。不过,一旦成功,那么我们孔陈两家便能够力压司马一家了!到那时一切都值得了。”刚才那人出声道。

  “老孔,别想太多,外围的戒备是否万无一失?”

  “老陈,亏你说的出来?万无一失怎么可能办得到?司马一家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多半很快便能够察觉到。我们能做的就是趁他们发觉前成功,否则就算是真正破开了大阵,得到的好处可没有那么多了,说不定还会便宜了司马一家和蒋家。”这个被称为老孔的老头说道。

  “蒋家暂时应该不会参合进来吧?”老陈眉头微微一皱问道。

  “是啊,蒋家安分守己近万年了,希望他们能够这么一直下去吧。我们主要还是要防备司马一家,前段时间的长生丹经玉简争夺一事,便对我们两家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老孔说道。

  “哼,不过就是爆发户罢了,论底蕴又岂能比得上我们两家?其中很多秘密,司马一家根本不知道。”老陈说道。

  “没错,天邪宗还得在你我两家手中才能重新崛起。”老孔点头道。

  “老孔,我心中还是有些不安,要不我去外围再巡视一下,免得被司马一家的人钻了空子。”老陈说道。

  “也好,你去吧,我在这边守着。我想司马一家应该不大会怀疑,现在我们两家的先祖正在找他们谈判,引开了他们的注意力,一时间他们应该还注意不到这里。等到他们注意到这里,我们大概早已成功了吧。”老孔说道。

  说完这话,老陈便准备转身离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邪水域方向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只见不少人被卷入了邪水域之中,然后迅速沉入水底。

  惊得其余的人纷纷尖叫着后撤。

  “怎么回事?”两人脸色一变,身影一动便冲向了邪水域的岸边。

  这个时候,那老陈倒也没有继续离开的意思了,邪水域现在发生了异变,他必须留下查探一番。

  当他们两人来到岸边几丈外的时候,便看到邪水域的范围内出现了无数的漩涡,这些漩涡有大有小,大的直径数十丈,小的只有几尺,这些漩涡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水面。

  单单这些漩涡自然不会威胁到岸上的人,可是水面不时卷起了一阵阵巨浪涌向了岸边,那些人一时间猝不及防,便被卷入了邪水域中。

  一旦落入水中,他们便没有上来的可能了。

  “老陈,你看得出什么吗?”老孔眉头一皱问道。

  “不对劲啊,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吧,老祖们可没有提起过。”老陈喃喃道。

  “看来还是出现了意外,毕竟是邪水域,我们到现在都还不曾完全参悟其中的玄机,什么意外都是有可能出现的,老祖他们也无法预测到这些。来人,让他们后退十丈。”老孔说到最后,朝着身旁的一人命令道。

  说完之后,两人同样是后退了十丈,他们可不敢太大意,毕竟面对的是邪水域,不得不小心。

  “我们怎么办?”老陈问道。

  “先观察一下再说!”老孔说道。

  “不妥,我们不能浪费时间,一旦时间拖延,让司马家族发现就不妙了。”老陈反对道。

  “那也得看清楚再说,现在你想怎么样?继续吗?就现在这个样子?”老孔指着邪水域水面的漩涡低吼一声道。

  老陈被他这么一吼,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当然知道现在邪水域情况有变,不宜继续,可是司马家那边同样给他巨大的压力。

  “就等一刻钟吧,不管一刻钟后有没有变化,我们都继续。”老孔轻叹了一声道。

  老陈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一刻钟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当然,这个意外主要还是指司马家。

  当他们两人紧紧盯着邪水域水面的时候,只见那些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漩涡开始互相融合,互相吞并。

  漩涡数量渐渐变少,个头尺寸却是越来越大。

  同时不断涌起的浪花越来越大,越来越汹涌。

  这些巨浪直接涌向了岸边,逼近了刚才退开十丈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