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天降鬼才 > 第959章 被困
  说实话,在前往凌都城的途中,擎天熊对韩秋澪钦点的随身护卫,一个个进行了详细调查,他对他们的身份都颇有了解。其中最引他注意,无疑是玄冰宫宫主伊莎蓓尔,亡神殿的叛徒南宫翎,以及显有在江湖上走动的筱箐。这三女的武功,似乎都在他之上……

  至于水仙阁的维夙遥,此女实力虽然不差,是初入极峰的武者,可惜,她修炼的内功心法,并非水仙阁珍藏的独门秘籍。因此在擎天熊眼中,维夙遥不足为惧……

  想想也对,维夙遥只是水仙阁的一介弟子,她武道境界提升很快,可她修炼的内功心法,不外乎是水仙阁众多入门弟子的泛用型功法,不是什么特别出众的绝世秘籍,与伊莎蓓尔、绮郦安、筱箐等人学的内功心法,怕是差了好几个档次。

  搞不好,维夙遥现在所使用的内功心法,连穆寒星、郑程雪修炼的功体都不如。毕竟穆寒星和郑程雪,在郑老庄主大寿之日,都获得碧园山庄的独门秘籍。

  话题扯远了,回到点子上。擎天熊仔细问过侯白户,对韩秋澪钦点的随行武者,几乎都了如指掌。在这么多武者里面,擎天熊最没放在眼中的人,便是顶尖实力的周兴云。

  擎天熊一直没搞懂,韩秋澪为何会让一个顶尖武者跟着她,直到天虎禅师和沈泉找他说话,提及周兴云的诡异功法,擎天熊才恍然大悟。

  擎天熊不由在心中暗骂侯白户没出息,他看得出来,此人显然是嫉妒周兴云,不愿承认周兴云习得剑蜀山庄独门秘籍,武功比自己厉害,所以向他汇报的时候,无形中就避谈周兴云。这差点坏了大事。

  如今擎天熊听完天虎禅师两人陈述,立刻将周兴云列入最需要警惕的人之一,也难怪韩秋澪经常把周兴云留在身旁,原来此人身怀绝技。

  “天雪锋沈家庄庄主沈泉,叩见公主殿下,我将奉擎州牧之命,镇守贵府保护公主殿下。”擎天熊前脚刚走,沈泉便主动上前,向韩秋澪请安。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联合邪门武者行刺本宫!现在还敢出现在本宫眼里!”韩秋澪当然不会给沈泉好脸色,当即责问对方。

  “公主息怒。州牧大人听闻邪门匪徒要行刺公主,那日属下正是奉州牧大人命令,前往石原城以西山头救驾。只是当时情况混乱,属下不知眼前几位,竟是公主殿下的护卫,结果误认敌友,望公主殿下恕罪。”沈泉脸不红心不跳,瞪大眼睛瞎说话:“天雪锋沈家庄并非江湖邪门,也绝不会与邪门勾结。”

  “你骗人!你分明与玄阳教道人称兄道弟!我亲耳听见你喊他乔兄!”阿伊莎最讨厌人说谎了,当即指责沈泉胡说八道。

  “小姑娘误会了,我与乔治城只是片面之交,有缘相敬一杯酒,江湖道上客气的称他一声乔兄。我怎知道他居然是玄阳教的玄阳天尊!”沈泉不要脸的说道:“公主殿下请放心,我得知乔治城那狗贼,竟是为祸百姓的玄阳教首领,现已与他恩断义绝!”

  “你不要脸、你睁眼说瞎话……”

  “阿伊莎,别说了。”周兴云瞧率真的阿伊莎妹子,还愤愤不平的想跟沈泉争辩,不由将她拉回身边。

  沈泉就是承认与邪门勾结,韩秋澪又能拿他怎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是黑是白大家心里清楚得很。

  “行了,这没你们的事情,都退下吧。东厢是本宫静修之地,任何人不得打扰本宫休息!”

  韩秋澪三言两语的打发沈泉离开,她需要和周兴云讨论一下,接下来的对策。

  “属下明白,州牧大人就住在西厢,公主殿下若有任何需求,可让属下进行通报。还有就是,州牧大人希望公主殿下今日好好休息,明日辰时,州牧大人还有重要事情须与公主殿下商议。那么……属下告退。”

  沈泉抱拳向韩秋澪行了个礼,紧接朝另一边的天虎禅师使了个眼色,便带着东厢的守卫退出庭院。

  “真不要脸,他脸皮比你的还厚。”阿伊莎望着退去的沈泉嘀咕。

  “喂喂喂,阿伊莎,你怎么把我扯上了?”周兴云哭笑不得,小妮子拿他作比较,真是不厚道。

  “他们的人全守在东厢庭院外。”维夙遥能感应到,沈泉表面看似离开了东厢庭院,实际上,他们带着人,将整个东厢合围起来,估计有四名左右极峰武者,防范韩秋澪逃跑。

  “不用管他们,我们回房议事。”韩秋澪倒是果断,从容的带着周兴云等人,回厢房讨论对策。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如今他们如期所料,被北境州牧软禁在凌都城的豪华府内,接下来,必须设法与府外的许芷芊取得联系。

  “总算稍停下来了。”韩秋澪回到厢房,相当疲倦的坐靠椅子上。

  自从那晚周兴云和许芷芊私下碰面后,擎天熊仿佛察觉到异样,便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紧他们,以至韩秋澪再也无法和许芷芊等人通信。

  不幸中的万幸,周兴云已经和许芷芊说好,大家进城以后再伺机而动。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们进城的时候,受到凌都城百姓的热情欢迎。他们看向北境州牧的时候,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芒。”何太师叔神色凝重,方才北境州牧带他们进城的时候,当地居民那振奋开心的模样,险些把他给吓一大跳。

  何太师叔万万没有想到,北境州牧居然那么受爱戴。当他们进入市区的时候,凌都城的百姓万丈欢呼,简直比过年过节还欣荣。而且,何太师叔能感受到,他们之所以欢呼,是冲着擎天熊,而不是因为长公主韩秋澪到来。

  除此之外,何太师叔还察觉出一丝不好的苗头。

  凌都城百姓,得知跟随北境州牧进城的人,是咏茗公主韩秋澪,以及其随行护卫时,他们眼中隐隐透露出的敌意,是个人都能察觉。

  韩秋澪身处凌都城,要面对的敌人,恐怕不止擎天熊的亲卫,整个凌都城的百姓,都视他们为敌,这可是何太师叔万万没有想到的。

  很显然,在进城的时候,凌都城的居民,已经记住了他们的模样,他们逃走时若让凌都城百姓察觉,必然会引来全民搜捕。

  “这里的居民,全都信奉玄阳教。他们认为玄阳天尊辅助的北境州牧,才是真命天子,才能让北境的百姓国泰民安。”侯白户十分主动的发言,希望自己有良好表现,获得韩秋澪看重。

  虽然,侯白户暂时没有背叛擎天熊的意图,但讨好公主殿下,取得公主殿下的信任,与他背不背叛擎天熊是两码事。

  侯白户想得很美好,打算两边讨好,适当的向韩秋澪提供擎天熊的情报,赢得公主信任,然后再将韩秋澪的一举一动,恰到好处的报告给擎天熊。

  甭管最后结局怎么样,他这个中间人都不吃亏。

  从侯白户的个人角度出发,韩秋澪来到凌都城,基本上插翅难飞。别看韩秋澪此时挺风光,身边带着几十名高手护卫,还能喝令沈泉等人离开东厢。实际上,凌都城是擎天熊的地盘,数万北境城卫兵在城南郊区扎营,一声令下随传随到,韩秋澪根本不可能逃跑。

  至于沈泉和天虎禅师,为何带着众多护卫,乖乖地听从韩秋澪吩咐,退出东厢庭院?那还不是因为有他侯白户在公主殿下身旁做耳目。

  擎天熊非常清楚,如若让沈泉和天虎禅师留在东厢庭院看守,韩秋澪定会大怒。再则是,沈泉和天虎禅师留在东厢,韩秋澪必然时刻防范。

  与其让韩秋澪时刻防范着沈泉和天虎禅师,偷偷在私下商讨事情,擎天熊不如大大方方的让沈泉两人退出东厢庭院,以便消除韩秋澪的戒心。

  如此一来,韩秋澪在厢房商议事情,侯白户都能轻松掌握。总而言之,侯白户认为擎天熊是吃定咏茗公主了……

  擎天熊没有为难韩秋澪,是他对公主殿下有心,想与韩秋澪缔结婚姻。侯白户若能从中讨好两人,成为他们联姻的媒人,那他就飞黄腾达了。

  “你怎么知道凌都城的百姓都信奉玄阳教?”何太师叔好奇的反问侯白户,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凌都城,侯白户凭什么说当地居民,都认为玄阳天尊辅助的北境州牧,才是真命天子,才能让北境的百姓国泰民安。

  韩秋澪知道侯白户是奸细,所以不管侯白户说出什么敌方机密,她都不会有一丝惊讶,更不会刻意去戳穿侯白户。但是,何太师叔却不知道侯白户是个二五仔,所以他很是诧异的望着侯白户……

  “太师叔你难道忘了吗?去年我一直在江湖中游历,曾来过北方领地。当初我听到许多有关邪门的消息,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复杂。”侯白户顺理成章的找来个借口。只是……

  何太师叔听闻后,依旧半信半疑的看着侯白户,因为侯白户的两个妻子,都是剑蜀山庄门人,新年她们回剑蜀山庄时,还曾从南方的城镇,带了土特产,说是孝敬他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