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甜蜜的冤家 > 第606章 我愿追随
  我伸手向他。

  “嗯拿纸过来,我把他们的面貌,他们的地址给到你们,你们自个去找他们,当然我现在得到他们的信息应该有是三个月之前了,所以他确切的信息我不知道你也知道,在前方打仗的兄弟们他们会根据战士的推动会不停的去更换地点,我只能说三个月前的信息我是知道的。”

  黑衣人又积极的问道,他虽然很迫切的了解这方面的信息,他上次现在想要得到他的信息比拿到钱更加迫切,这点到时间我觉得很迷惑,按理说他们说这些话做这些事情,完全就像是一个为某种目的而达到的人。

  他已经走到我面前。

  只是之前他的样子还不算是特别凶悍,反而多了一些柔和,或者说多了一些平和,没有刚才那种说什么恶少的样子,倒是让我觉得心情放松一点。

  他问:“那你告诉我,你现在是谁你在哪里做事在哪里住?”

  “我是猫九九,我是个孤儿,我上面有8个兄弟,他们都是我一起共同生活长大的兄弟,和我一样他们也没钱,也是帮别人做事情。”

  “那你现在在哪里做事?”

  “我现在就在身后的这家工厂做事,加工厂是印染厂,加工厂和印刷厂、小型钢铁厂。我在里面是负责车间的事情,你不会总觉得拿着我们工厂里面的机器去卖吧?工厂现在都还没有处于盈利状态,而且这些机器都还是处于非常陌生的一种状态,你觉得拿这些铁钢铁去拿值钱的话,当然你也可以不用问问我,因为这些东西也不是我的,我不过是在里面扮演着一个普通工人的角色。”

  “你的老板是谁?”

  我迟疑了一下,我不知道该不该把那锦堂说出来,因为我确实不想要那锦堂在这个时候为我分心,因为我知道那锦堂在这个城市所具有的名望很大,而且他也能出这笔酬金,但是我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刻会让他身陷昆仑。

  我笑了一下,撒了个谎。

  “我跟我老板不熟,我是被下面的人安排去工作的,我据我所知,我们的老板姓刘,我们都叫他刘老板。”

  黑人立马抓住了破绽。

  “你说一个小小的功能,能坐上这么好的车子,而且那个车子的司机好像对你很尊重,这一点好像不太妥吧,如果你觉得你有什么能耐能让这些事情对于如此的尊重,或者说能让他们如此的安排一辆车子对你进行接受,你觉得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理由,而且刚才你也在说话,你说你认识这三大英雄,好像刚才你所说的话并没有特别大的问题,但是以你这样的身份,你怎么可能会认识这三个英雄呢?你不会拿着他们三个英雄的头牌去在外面招摇撞骗吧,也许就是因为你的照样方便,骗了很多人,让他们的名声受损!”

  我的天呐,居然把我真的看成一个超级大骗子,认为我把他们三个人的人生拿去招摇撞骗,我的天我确实是照样放屁呢,我今天是第1次把这些关系拿出来显摆,那还不是因为人命关天,我得逃命不是,想不到把这三张王牌炸出来,不仅没有炸到对方还自损。

  这个时候司机被黑人用qiāng顶了出来,司机战战兢兢的,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完全是衣服完全要瘫到的样子。

  黑人问阿牛:“你前面的女人你会怎么称呼他?”

  阿牛战战兢兢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这个时候任何一个说谎都可能会导致这个计划的全盘接收,但是我觉得他应该不能抵抗住他们的威严。

  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我只能让他自己要去说了,因为我现在在对他任何一个交代都无事于补。

  阿牛看了我一眼以后,战战兢兢的回话。

  “我们都叫他猫小姐。”

  “那好,你们的猫小姐是谁的妻子?”

  “我们的猫小姐是还没有结婚,我不知道他会成为谁的妻子,但是他现在是我们工厂的一个负责人,随后我们对他都很尊重,都尊称他为猫小姐,所以他要嫁给谁,我至今还没知道。”

  我笑,看来阿牛虽然是胆小的人,但是在关键时刻他也是聪明的人,他知道我没有去说他也不会去说,因为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我已经跟他交代不清楚,千万不要把我们真实身份给抖落出来,因为走路的越快,可能我们的威胁是不是越大,我只能是这样一些形式,在我还没有给他一个暗示之前,我想他应该能了解我的意思。

  “那你认识宋达、汪铭九,司马川三个人吗?”

  这三个人或者说这三个问题是我之前没有交代过的,所以阿牛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很明显的惊慌,他只能看着我,看着我的一个反应他不确定是否该说真实的话,按理说他也应该略知一二,但是因为我没有给他任何一个暗示,所以话他也不敢说。

  他跟着我做我的司机这么久了,很多东西他应该知道我跟哪些人接触,或者说他隐隐约约知道一些nèi mù,但是他的职责偏不知道太多,他只能是守口如瓶,他不确定敢不敢说。

  我看着他的样子,我知道这个事情不说下去的话我不解释,兜不了这个圈也圆不了这个话。

  我向他点点头:“这些大哥问你的话,你就直接说吧。”

  阿牛得到我的答复之后,他才战战兢兢的说着。

  “宋教头,汪先生,司马先生跟我们的猫小姐都有一些来往,我曾经见到过他们的来往,我不清楚他们来往到什么样的一个程度,我负责开车有幸见过三位几次。”

  回答的还算是比较标准,没有过多的一个工程,也没有过多的一个卖弄,也没有过多的一个欺骗,完全是一个很真实的说法,这确实是如此,所以话对他这样的答复,我还算是满意。

  刚才我们那一番谈论话的时候,阿牛应该是确定没有听到我们说这些话,所以话他这样回答应该是自然的,而且是能接得上我的话的,所以话倒也没有存在着相互串供的成分。

  以后阿牛又被黑人关到车子里面。

  我无奈的看着他们。

  “这位大哥相信我刚才所说的话了吧,所以说你们要这1000块大洋真的不难,因为你们也知道他们三个人都有能力打出这一部分钱财来的,只是还是那句老话,他们现在不在这个城市,我现在也不确定他们是否把所有的钱财去捐赠给他们,所希望给的一些组织,我自己我不确定,我只能说用之前我曾经跟他们交到过的一些可能性来,看他们应该有这个钱,没有这个能力,按理说也有可能去为我去交这部分赎金,我还是有这个信心的。”

  黑人现在此时心情略有一些激动。

  我都不知道他激动哪门子,激动什么鬼,难道去那个1000块大洋就激动成这个样子。

  很好奇他为什么为了这1000块大洋能如此的激动,当然这1000块大洋对任何一个人来说,对一个穷苦人来说可以共活几辈子的事情了,但是他们现在没考虑到拿这笔钱是要用命去换的嘛,天桥路也去拿这笔钱,简直是也就疯了,所以话我觉得我自己也疯了,我提供了他们这么一个玄乎的一个线索,我现在都觉得自己刚才说那番话都完全是个热血青年不该说出来的话题。

  黑人双手抱拳道。

  “果你真的是三位江湖好汉的朋友,那么今天的这个事情就多有得罪,我们对这三位好汉一直是非常的崇拜,在我们心目中能为国为民做事情,做到这个份子上的人还真的很少,而且他完全是没有自己的一个利益,完全就是冲着为了保护大家马革裹尸,这也是我想要去做的事情。”

  这会轮到我大吃一惊,我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是如此坦荡的人,或者说他们也曾经和那锦堂和他们都属于同类的人,绥化他们这些同类的人的共性就是激情就是热爱,就是为梦想不顾一切去做事情。

  我缓缓的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个事情应该有的转折。

  “但是据我所知,我这三位朋友他们行事光明磊落,在我跟他们交道之中,他们还算是一个谦谦君子,从来没有做一些让人觉得不痛快的事情,比如像你们这样的抢劫,像你们这样的一个拦截,当然他们不需要去做这个事情,因为他们的本身的家底很丰厚,他们不至于要去沦落到去干抢劫这样事情,废话,在我的认识之中,他们能到外面去闯荡,完全就是认为他们所谓的一个梦想去做的事情。”

  黑衣人这时候应该觉得没有太大的危险性了,因为他现在开始跟我攀谈朋友的关系,这一点点也是让我措手不及的,我万万没想到,我也从来没想到过跟黑人能攀谈关系,简直是太过于戏剧化了,我甚至怀疑他那个真实和目的性。

  这时候我的警惕性还是蛮高的,因为任何事情都可能带有某种欺骗,就如同我要去抢劫的时候,我得不到东西的时候,一招不用我可能还会用第2招方法。

  最终不管用哪种招数都使对方妥协,把让对方说出最真实的话才是最重要的碎花池子,可我也没有对他们有任何一个全程的相信或者把我的戒备心给放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来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来了5辆车,一共有30个人从车上下来,他们的速度非常的安静,让黑衣人他们完全措手不及,就是连我都没有意识到。

  前面的车灯全部亮起,白昼一般。

  光线太亮,我黑人都非常的紧张,突然这样的一个情形让我们有点措手不及,我现在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所以话我也很木讷的站在那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黑人第一反应他确实没有拿我当做一个人质来看待,他反而把我扑倒在地上。

  之后所有人都扑倒在地上,因为现在这个时候,在这么光亮的灯光面前,我们站着无疑就是一个明晃晃的qiāng靶子。

  我一个狗肯摔就被摔倒在地上,黑人他用手护着,我并没有觉得他一定要对我进行伤害,反而对我小声道。

  “你认识那些人吗?”

  回来了就回答他们兄弟们纷纷都爬了过来再爬,但是我们也处在光线之中,我们迅速的一个打滚想跑到树林里面去,但是那个车灯一直照耀着我们,我们根本动弹不得,因为我们感觉到所有的前面的qiāng支已经齐刷刷的对准我们,没有任何缝隙能让我们有逃脱的空间,如果我敢说我们一旦动一下对面就会毫不犹豫的放下qiāng击。

  我循着灯光,眯着眼睛,灯光实在太刺眼了,逆着光根本看不清楚,对方是任何一个形象,只感觉到明晃晃的灯光。

  “看不清楚他们是谁,我不确定我是否认识他们?”

  人这时候还会有一些词语,或者说还略有一丝良心。

  “刚才你所说的那三个人,你确定认识吗?”

  天哪,在这危机时刻他居然还问我这个问题,简直是对他无语了,赶快逃命去吧,他问了三个人是干什么?看来这三个人对他的影响这么巨大,甚至在这种关键时刻他也不放弃这样一个问题,看来他对他们三个人完全是一种崇拜,自己已经是毋庸置疑了。

  我咬牙切齿,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做盗贼能做到他这样的程度,也算是一个奇葩,哪有这么奇葩的盗贼,不去把你的人质去绝杀,还在这里谈这些八卦的新闻,简直是服了我,如果是跟他们同类,我简直以他们为耻。

  我咬牙切齿的问他。

  “现在我们大家都遇到巨**烦,难道不知道实话,有句话说,螳螂捕雀麻雀在后吗?你现在都赶快去逃命吧,还在弄这些东西,那我现在一句话很痛痛快快的告诉你,我只说一遍,我绝对不会再说第2遍,他们三个人都是我的自家好友,或者说他们都是我过命的兄弟,这点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吗?”

  黑衣人憨子咧嘴一下。

  “不瞒你说,这三个人都是我的崇拜英雄,看来你这样说是你的自交好友还是你的过命兄弟,那么刚才都有这个罪,现在我们这边遇到点困难,可能以后我掩护你,你们就走掉吧,我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所以话可能是黑吃黑可能想打劫我们,所以话等会我们放手,你直接从这小树林溜走就行了,都有得罪以后见了这三个英雄,告诉他我叫做李铁牛,有一天我还活着的话,想追随他们,也想跟他们一样马革裹尸。”

  我“啊”这句话还没说出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开始喊话。

  “对面的朋友请你们报一下你们所有的武器,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你们识相的就把所有的人放下,我去乖乖的投降出来,没有任何一个余地,我们或许还会考虑给你们留一条生存之路,这个地盘已经给我们交接了,如果你们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见面再聊,我只给你们一分钟的机会,如果我们看到你们觉得手出来那么对不起?”

  我听到这个声音非常熟悉,天呐,这个不是那锦堂吗?

  我心里兴奋的呐喊他过,终于来救我了,而且救我的样子这么酷,没有把我的名字说出来,看来他任何事情还是非常谨小慎微的,没有把我的名字说出来,也就意味着如果我跟他的配合,能成功的话,那么我就可以成功的解救自己了。

  我相信他一定在时刻挂念着我,我知道他那一刻到来的时候,我的心已经完全的放松下来,因为我知道以他的能力他一定能摆平这个事情,他不想让我深陷昆仑,所以他没有把我的名字给说出来,一定是如此,但是我相信他的想法一定是这样做的,如果是我我也会这样做,一定不能让我的名字这么轻而易举的说出来,让对方觉得有任何可以谈判的筹码。

  我正想要站起来的时候,黑衣人一把拉住了我。

  “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懂,出去也是死,所以话我们等待时机去做机会,潜逃出去还是那句话,如果我活着能出去的话,见到三位英雄告诉他们李铁牛想追寻他们,告诉他们我也想有一个马革裹尸的梦想。”

  李铁牛慎重其事的,说出这一番话,我觉得这应该算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遗言了,人在死亡的时候应该不会说这些谎话的,我敢确定这李铁牛不仅是书生意气盛重,而且还有一个意气用事的样子,所以话我觉得,对他现在的样子,我反而觉得他有一丝的可爱。

  我笑着对他说:“这些话最好还是你当面去跟他们说,让我去转达的话,可能不知道到哪天我才能见到他们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找到他们,而且有人能提供这样的方法,这样路线要去找到他们,你为什么不去自个去尝试去问问?”

  “谁能告诉我这个方法,谁能知道他们在哪里,我将不胜感激。”

  我指着前面灯光的地方。

  “或许他们能告诉你答案。”

  “为什么他们能告诉我答案,难道他们是认识的吗?”

  “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告诉你,但我感觉到他们应该的人应该知道,要不然我去问下他们?”

  “那就岂不是很危险,你这样暴露目标,如果你站起来他们这帮人凶杀的很的话,直接就把你一qiāng爆头,到时候你怎么办?我可不是我杀了你,如果三个英雄问起来我之后,那我岂不是连累我了?”

  对他这个书生味这么浓的人还过来抢劫,我真的是遇得到了。

  果然够奇葩。

  “上来者是谁吗?”

  “看不清楚,不确定?”

  “我不打算去反抗,你呢?”

  “为何不反抗?”

  “不为什么,凭感觉。”

  “……”